Gourmet Hunter

坚持“我行我素” 朱承志:李旺阳死亡真相终会浮出水面

因“寻衅滋事”罪成被判囚的湖南异议人士朱承志上月底刑满获释后,由当局送到广州与家人团聚。朱承志是工运领袖李旺阳生前挚友。他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相信好友离奇暴毙终会真相大白。年过70的朱承志为了理想和信念付出沉重代价,但他强调,往后仍然会“我行我素”。

朱承志1月26日刑满离开江苏监狱后没有回到湖南,而是直接前往广州。他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这是当局根据他的情况而作出的决定。

 

朱承志:“当局对我们身上有多少根头发,有多少根汗毛都一清二楚。反正最后我就从丁山监狱到无锡机场,在他们的解押之下上了飞机,返回广州。如果要我来提要求也是会要求回广州。因为我的老伴(妻子)也是在广州。没有急急忙忙赶回老家的理由。”

 

 

2014年4月29日,朱承志在苏州纪念林昭被公安包围。(欧阳经华独家提供)

2014年4月29日,朱承志在苏州纪念林昭被公安包围。

 

按朱承志的话说,“自己回到了‘大监狱’,健康问题不用担心,仍然健步如飞”。

朱承志:“有45个月的时间离开了正常生活环境,对平时非常熟悉的东西都已陌生了。这两天基本上还是在熟悉这些电子产品的使用技巧。我应该是属于健康状况,可能春节以后准备要去做全面(身体)检查。”

原籍湖南邵阳的朱承志2018年到苏州祭拜已故异议人士林昭时落网,最终以“寻衅滋事罪”获刑三年半,并先后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和江苏丁山监狱服刑。

朱承志:“在看守所一般是二十几个人睡一个通铺。有相当的拥挤度。基本上人和人靠得比较接近。在监狱按标准的话一个囚室是14个人。‘老残队’的话是10个人。标准监室内是7张上下铺。‘老残队’这边通常是3个上下铺再加4张平铺。我到监狱时已满了70周岁。 因为我本身已年近古稀了,现在都已经71周岁了。即使有劳动也分配不到我的头上。看守所的话,在疫情发生之前有一些劳动,也不是太紧张,也就是一个星期6天左右。时间也就在8个钟头以内。这方面要是和那些年比较,还是有比较大的改变。”

朱承志被视为湖南最具影响力的异见人士之一。有人更以“领军人”形容他的地位。他在访问中也透露,在服刑期间自己获得“不一样”的待遇。

朱承志:“这么说吧。有时候有一点点‘出格’的事,针对我的‘出格’管控也是有一点点。总体来说,我就是在里头以囚徒的身份过了3年9个月。如果和我的无数好朋友,像李旺阳,和他们的经历比较。他们有的献出了生命。有的经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我就只是‘毛毛雨’,不值一提。”

 

 

2014年4月29日,朱承志在苏州纪念林昭被公安包围。(欧阳经华独家提供)

2014年4月29日,朱承志在苏州纪念林昭被公安包围。(

 

朱承志多年前在云南开设矿场,却因为官司败诉失去产业。他向省公安厅投诉不获受理,才走上维权路,并投身民主运动,以往曾多次被当局监控抓捕。虽然经历过许多波折,加上曾在异地服刑,但他强调,往后不会改变一贯作风。

朱承志:“借用一句歌词叫‘涛声依旧’。我觉得我的行为可以让我睡得安安稳稳。我做的所有事情发自内心,和人情天理不相违背。我为什么不做呢?”

有分析认为,苏州当局抓捕朱承志,与多年来他坚持到当地祭奠林昭有关,但更多人则相信,当局把朱承志入罪是由于2012年他在工运领袖李旺阳上吊现场拍摄视频,还掌握重要现场证据。

朱承志:“我对这些方面联想不太多。我的的确确就是一个最、最、最普通的老头。我所作的一切事情也是最普通的人应该要去做的事情。从心里头对信念的坚定就好像前面那4个字‘涛声依旧’。其他事情我也懒得去揣摩。李旺阳的事情当真相总有一天浮出水面时,它自然而然就浮出水面。目前要凭我一己之力能给我旺阳兄弟真相大白,我也没有这个能力,但是如果要我在这件事情上对他们承诺什么东西,那说实在话,他们在2012年已经不再抱这个希望了。“

朱承志强调,虽然至亲都在广州,但那里不会是他的终点站。即使当局要管控他一举一动,他也不会轻易就范。

朱承志:”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人给我提这种限制条件, 而且提限制条件我也不会答应。我就是这样我行我素、邵阳肯定也会要回。自己很多亲属、同学、朋友都在老家。有什么好的地方,我足迹能去的地方,想去就要去了。我是抱有‘地球村’观念的这样的一个人。乡土情结没有太多。“


有关相片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