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rmet Hunter

中共以“共同富裕”之名推“第四次土改”之实?

台北 — 

在“共同富裕”的号召下,中国最新的财富分配改革方案除了锁定民营企业家、超级富豪等高收入族群外,属于低收入族群的农民工也可能会被纳入,因为中国农业农村部近期释出正在规划农户自愿退出承包土地机制,也就是“第四次土地改革”的讯息。针对这一系列的重拳改革,部分分析人士担心,中国政府过度干预市场,恐将导致共贫而非共富。甚至有学者警告,在面对国内外政经挑战之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改革路线恐将中国带回毛泽东时代的计划经济。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喊出“共同富裕”后,互联网巨头们纷纷慷慨解囊,争相戴上“慈善”的帽子。先是腾讯加码、接连宣布捐出总额1000亿人民币(155亿美元)来响应“共富”政策。接着拼多多也于8月底捐出100亿人民币。而阿里巴巴则是于9月2日启动“助力共同富裕十大行动”,誓言在2025年前,捐输一千亿人民币。

在此之前,美团首席执行官王兴跟小米创办人雷军已分别于6月和7月各捐出了价值约在22亿美元左右的持股,作为慈善用途。

中国企业家们的捐款,显然并非突然良心发现。“共同富裕”这个关键词早在去年10月的中共十九届五中会上,就已经被确立为中共未来的施政主轴。今年8月17日,习近平主持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以下简称财委会)时更提及“三次分配”的相关规划,让民营企业主明确感受到,掏腰包参与“共同富裕”的责任,是躲不掉了。

三次分配 促企业家“自愿捐献”

所谓“三次分配”是由被誉为“国师”的中国经济学家厉以宁于90年代提出。他认为社会财富的初次分配,体现在每一个人因能力高下所赚得的报酬多寡。而第二次分配则由政府来主导,利用税收、社会服务等手段再次调节。至于第三次分配,就由“收入过高”的企业或个人,基于社会责任,捐赠私有资产济助低收入者,来缩小社会的贫富差距。

这一学术理论似乎获得习近平的青睐,可望成为中共出台的新政策。

尽管中国官方强调,企业捐输要出于“自愿”,也尚未颁布具体规范,但民营企业家已积极入列,主动响应“共富”。对此,长期关注中国情势的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博士后研究员梁书瑗分析,一党独大的中共不仅手握专制权力,在整个国家资本的分配中,还能透过银行等体系,握有最高的分配权。因此,在此钱权结构下,企业家们只能俯首称臣。

梁书瑗告诉美国之音:“我(中共)也没有怎么样啊,我就是出了一个通知嘛,你们(民企)为什么要一直捐钱出来?这就是中共的专制权力在背后,之前整个半年的时间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它可以动用非常多不同系统的官僚体系来处理任何有问题的企业,因为在中国是一个法治非常不完整的地方。”

年收逾50万 恐成调节目标

不只是企业家,中等收入族群也担心共富改革可能冲击到自己的财产。因为,就在财委会定调,要合理调节“高收入人口”的财富后,人民日报旗下的《中国经济周刊》随即于8月31日引述国家统计局长宁吉喆的旧说法,提出中国典型三口之家的年收入约在10至50万元人民币之间,报道称“言下之意,家庭年收入50万元以上,可以认定为高收入家庭”,可能成为共富新路径下被调节的目标。

针对此一收入标准,众多中国网民一片哗然。部分网民透过微博贴文表示:“在北京,(年收入)50万只能勉强过日子。”其他网民则说:“深圳年收入100万以下,只要有房贷车贷,就得缩衣节食。”

上海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章奇直言,该报道引述的中等收入标准,上下限差距高达5倍,本身就值得商榷。他说,若要以此作为加税的依据,非常不妥。


有关相片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