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rmet Hunter

中共“双语教育政策”威胁西藏语言发展

美国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HRW),于本周四发布一份新报告,题为“中国在西藏的‘双语教育’政策”。这份长达91页的报告重点介绍了中共当局如何利用“双语教育政策”的名义破坏西藏语言文化的发展及随之而来的负面影响。

人权观察在报告中指出:“中共当局在西藏自治区及其它藏地推行所谓的 ‘双语教育’ 政策正日益威胁和消灭藏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化。中国在西藏自治区的教育政策正在帮助其议程,并企图在各校推广汉语教学,以汉语作为西藏各学校的教学语言来取代藏语,迫使藏语教学加速消失。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中国‘双语教育’政策的出发点是政治上而非教育上的需要,中国政府违反它自己应为藏族人提供藏语教育的国际法义务。”

虽然国际观察员目前无法进入中国藏族地区,但人权观察在2019年9月设法对西藏自治区北部那曲市六个乡镇的家长和老师进行了有关教学语言的问卷调查。所有人都回答说,截至2019年3月,当地小学已改用汉语作为教学语言。

“人权观察” 在报告中还指出;中共当局透过“混班教学”与“混合住宿”来加深汉文化与汉语对藏人学生的影响。、并派遣大量不懂藏语的教师到“西藏自治区”任教,同时将藏人教师派遣到中国的其它省份,并规定他们必须讲流利的汉语。报告还指出,藏人学生必须从三岁起就读“双语”的幼儿园,从小接受汉语环境和官方宣传,中共的理由是“要加强民族团结”。

在2010年,“双语教育”在中国下辖的少数民族地区被引入,因此中国在西藏的教育政策逐渐从中等教育过渡到西藏自治区各小学的中等汉语教育中。

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下属人权事务处工作人员丹增达珍女士对此表示:“双语教育”政策听起来很积极且有吸引力,但实际上,这项教育政策不过是中国加快同化藏人的计划之一。”

她进一步强调:“ 为了民族的生存和维护其文化遗产,毫无疑问,保护和促进语言文化是理所当然的。 但当前,以普通话为通用语言的教育政策是中国为同化少数民族而推动的政策。”

这份报告还指出:“ 2015年初,中国官方新华通讯社报道,西藏自治区的汉语教学不仅如各界所知已在中等学校实施,而且也已引入城镇地区的小学:“不同于农牧地区的普遍模式,西藏自治区每个地级市的小学,以及部分初高中和内地西藏班,实施的是汉语为主、藏语为辅的教学模式。” 2016年1月,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关于西藏学校教育的报导证实,“小学,特别是城镇地区的小学,越来越多使用普通话为主要教学语言,藏语只用在藏文课,甚至完全不教。”

报告进一步强调里中国当局在西藏自治区以外的大多数藏地小学中实行了汉语教学的状况。报告指出:“西藏自治区以外,中国当局已在至少一个藏区的小学实施汉语教学。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政府下令所有小学从2019-2020学年开始以汉语为主要教学语言。海南藏族自治州曾在2017年4月传出实施汉语教学的计划。玉树藏族自治州已将全部学校改为汉语授课。根据未证实报道,同样的政策很快就要引进青海省其他藏区。”

多年来,中共当局在西藏各地的所有学校中均用中文进行教学。虽然中国《宪法》和《少数民族区域自治法》保障少数民族享有语言权利。实际上,这些相同的法律文件还促进了普通话(中文标准)作为标准的使用民族语言。

在中国国务院于2016年9月发布的第三个《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中指出,应尊重和保障少数民族学习,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权利,实际上中国目前的教育政策并没有体现这方面的努力。藏语在西藏的代表性仍然不足。尽管藏人多年来普遍对此表达不满,以及154名藏人以自焚的方式抗议中共当局的错误的治藏政策,但中国依然我行我素的对藏人实施高压统治和实施错误的政策。

与此同时,报告最后还谴责了中共式的教育政策,指出这一政策违反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人权法。并指出,儿童权利、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以及消除种族歧视等联合国委员会皆曾对藏人的语言和文化接受教育权表达关切,因此人权观察也希望联合国成员同样关切藏人的苦难。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指出:“中国在西藏实施的‘双语教育’政策违反中国宪法、国际标准和有关母语教学重要性的专家共识,也违反西藏人民的基本愿望,” …。“强迫同化不是改善少数民族地区治理的办法,国家安全也不是剥夺母语教育权的正当理由。”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有关相片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