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rmet Hunter

西安村霸变身人大代表村民举报无果

陕西西安未央区李下壕村村主任任巍,持枪伤人却逍遥法外变身村长及人大代表,罪行累累称霸李下壕村十余年,当地村民深受其害,多次联名举报、投诉,但至今无果。

 

位于西安市西北方城郊的未央区未央宫街道办李下壕村90户村民284人联名举报,持枪伤害他人、逍遥法外;贿选当选李下壕村村委会主任;成为党员、未央区人大代表;罪恶累累,把持李下壕村十多年的“黑老大”任巍。

 

村民还举报任巍吸毒的儿子任宏基抢劫豪车兰博基尼、私藏枪支逃避法律制裁,并伙同其弟任澄长期霸占该村资产数亿元......

 

村民举报材料显示:

 

任巍犯罪团伙持枪伤害他人,逃避法律制裁,贿选当上村委会主任,变身未央区人大代表。

 

任巍,男,1973年出生。2007年5月,因承包临潼区铁路工程纠纷,雇佣抢劫、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施喜奎、施悟奎、李战持枪伤害他人,被公安部列为通缉要犯,2008年10月被抓获,施喜奎、施悟奎、李战被判重刑,而任巍却逃避法律制裁,逍遥法外,更以每张选票2000元的价格,贿选当选为李下壕村委会主任。之后,任巍不但入了党,而且成为未央区人大代表。

 

《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一条规定:村民委员会每届任期五年,届满应当及时举行换届选举。自任巍当选村委会主任后,至今十余年没有换届选举。

 

在李下壕村,换届选举不是法律规定说了算,而是任巍说了算。任巍任李下壕村村委会主任的十多年,是“黑老大”、村霸为非作歹的十余年。

 

虎父无犬子。在任巍的熏陶下,其吸毒的儿子——任宏基,大有长江后浪推前浪凶猛之势,横行霸道于西安。2017年6月11日,任宏基持刀抢劫豪车兰博基尼,并私藏枪支,引发媒体强烈关注。任宏基很快被莲湖公安抓获。

 

可是,任宏基的释放和被抓一样迅速。任巍父子逃避法律制裁的背后,是权利和金钱的任性——李下壕村村民如是说。

 

巧取豪夺,侵吞民脂1267万元;非法占有农用地千余亩,获利数亿元,李下壕村集体利益成了任巍的家天下。

 

2011年,任巍、任澄(任巍弟弟)两人注册资金2000万元,成立西安融逸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融逸公司”)。2009年9月,李下壕村整村拆除,2014年7月完成回迁安置,由大兴未央管委会将村民的4760万元商业房收益款支付给了未央宫街道办,街道办却将该款借给了融逸公司,村民多次讨要,融逸公司于2018年初,只支付给村民3493万元,至今尚欠1267万元。

 

任巍、任澄的融逸公司是借村民收益款的“鸡”下的“蛋”。

 

融逸公司借的“鸡”还有李下壕村的千余亩耕地。

 

李下壕村700余亩耕地,被任巍为首的黑恶势力违建盖库房或当成垃圾场收费。

 

汉城湖西侧100多亩耕地成了任巍黑恶势力团伙谋取暴利的垃圾站,并有上百亩防护林带被毁。

 

东叶寨村南属李下壕村的40多亩耕地,任巍黑恶势力团伙违建了厂房,并命名为“东叶工业园区”,任巍用于出租年收入数百万元。

 

北岸子几十亩耕地任巍黑恶势力团伙违建厂房出租,年收入数百万元。

 

2015年任巍黑恶势力团伙非法占有农用地6132.7平方,西安市国土资源局将任巍起诉到未央区法院,法院作出处罚判决,迄今为止未执行,反而助长了任巍黑恶势力团伙的嚣张气焰。

 

任巍黑恶势力团伙侵占集体、个人利益举不胜举。

 

李下壕村北二环原兰州军区电台附近5.8亩耕地,被任巍以380万元卖给个人,现已违建起楼房。

 

任巍团伙在村民回迁安置房梨园公馆正中央违建一幢13层大面积户型楼;本该建老年活动中心的地方,被任巍团伙建成了两所幼儿园,成了任巍团伙的私人财产。

 

李下壕村村民举报任巍黑恶势力团伙十余年侵占村民利益数亿元。

 

为获取利益最大化,任巍黑恶势力团伙组织不明真相村民堵门堵路,到中南海上访要挟政府。

 

2009年李下壕村拆迁,任巍团伙为获取更大的征地利益,煽动村民堵北二环给政府施压。堵路村民每人一百元。

 

2010年冬天,任巍再次煽动村民到西安市政府闹事,围堵西安市政府大门。堵门村民每人一百元。

 

2011年春节前后,任巍团伙为给政府施压,组织村民进京到中南海上访寻衅滋事。每人5000元。任巍教唆村民到了中南海见人就打,村民说不敢;任巍又说,那就把办公桌掀翻。

 

2016年,为给未央区政府施压,任巍组织村干部带领村民冲击未央区政府,村民曾一度“占领”未央区政府二楼,政府出动武警才平息该事件。受伤村民住院、营养费等全部由任巍支付。

 

任巍黑恶势力团伙公然对抗政府。

 

村民联名举报、投诉,直至向中央的举报也奈何不了任巍黑恶势力团伙。可见如此罪大恶极犯罪团伙背后保护伞何其庞大!

 

李下壕村村民联名向西安市、陕西省、中央多部门举报均无结果。未央区法院生效判决都不能执行,土地、属地的未央宫派出所等部门的执法明显成了应付,或者干脆不作为。

 

今年6月,中央扫黑除恶第十二督导组进驻陕西,李下壕村村民似乎看见了一线希望,多次向中央督导组举报。

 

未央公安分局扫黑办告诉举报村民中央督导组转办核查结果:任巍、任宏基涉枪案属实,并掌握任巍其它犯罪事实。

 

中央第十二督导组离开陕西后,任巍案出现戏剧性的反转。

 

未央公安分局扫黑办告诉举报村民:任巍、任宏基枪案不属未央公安管;他是人大代表我们也管不了他。

 

举报村民被未央公安分局扫黑办调查,实为任巍团伙陷害诬告举报村民。查清事实后,举报村民要求追究任巍等人诬告陷害的法律责任,未央公安分局扫黑办包庇不作为。

 

扫黑除恶,最大的悲剧是黑恶势力在保护伞铜墙铁壁般的保护下安然无恙,受害者的举报人遭打击报复被调查,或者被锒铛入狱。

 

这无疑是陕西扫黑除恶一道独特的奇葩“风景线”。

 

今年11月下旬,中央第十二督导组进驻陕西开展督导“回头看”工作。李下壕村村民连续多天到督导组驻地的陕西宾馆上访,被未央宫街道办、未央宫派出所劝回。街道办向村民承诺落实《会议纪要》中的事项。

 

尽管第三条“建议李下壕社区农业合作社进行选举”承诺系全国早就开展的社区工作,但是,随着中央督导组12月2日离开陕西,街道办“12月6日张榜公布启动选举程序”的承诺再一次失信于民。

 

政府决定能否兑现不在政府,而决定权在于任巍。傻子都知道任巍背后的保护伞有多强大。

 

人常说,杀人放火金腰带。凛凛寒冬里,施暴者弹冠相庆,李下壕村村民多人却只能在缩在政府大门口维权。西安的冬季有多长?大有蔽日遮云的势头!


有关相片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