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rmet Hunter

疫苗致残儿童的童年:医院康复 妈妈坐牢 人性光芒

    作者:李新

  2019年的6月1号马上到了,去年的儿童节女儿是在重症监护室里度过的,由于只关心孩子的病也无暇顾及儿童节。今年的儿童节有点不一样,一是,两岁的女儿致残,妈妈为女儿讨说法被羁押尽三个月,孩子都快不认识妈妈了,见到杂志上的模特或是街边橱窗里模特的招贴广告,都要叫妈妈;二是,家里五岁的儿子跟着老爸,老爸接送儿子上幼儿园,上次我被带回老家,带儿子出去玩,他看见路边的空瓶子就捡起来,我不让捡,他就说要带回家给爷爷卖钱。

 (女儿刚病发送辉县市人民医院) 小女去年5月19日生病,到现在已经一年拐弯了,女儿因在河南辉县市疾控中心门诊接种疫苗,罹患急性脊髓炎,四肢运动障碍,当时差点要命,可是由于中枢神经系统受到伤害,不可逆转恢复正常,也没有药物能够医治,虽经康复治疗脊髓炎后遗症有所好转,然至今她的双手仍不能正常抓握东西,不能站立和行走,这种接种疫苗的伤害要伴随她一生,幼小的孩子还远远没有意识到,更体会不到疫苗致残的残酷现实。对于她来讲,有好吃有好玩的,她就快乐满足,有时,我问女儿想不想妈妈,她说,想;又问妈妈在哪里?她稚嫩地回答,牢···警察···。但她远不知那些意味着什么。有时,我问女儿,爸爸好还是妈妈好?她总是毫不犹豫地说,妈妈! 康复医院的医生说,女儿要坚持康复,最理想的状态就是能让孩子可以站起来,能生活自理。

  由于妈妈维权,我们一家都成了重点维稳对象,由于被维稳,女儿的病被耽误了将近3个月,如果不耽误,我相信孩子后遗症好转的程度会比现在更好。另外我们在医院看别的跟孩子类似病情的,有的康复半年就能站立走路,有的康复两年才能站立走路,还有的上小学之前都要康复训练。这意味着,孩子的童年就要在医院和家里度过,她不能像其他小朋友可以去户外玩耍,不能正常去幼儿园接受教育,每次带女儿路过幼儿园,她都恋恋不舍,兴奋地说幼儿园······,我只能安慰她说,幼儿园关门了,等她病好了就带她来幼儿园,像哥哥一样上学玩耍。她也屡次失望地回应我,说好。

   (女儿被确诊为急性脊髓炎,治疗期间,他把自己的手咬的血肉模糊) “妹妹”生病以来,不知抽过多少血,不知输过多少液,光是腰椎穿刺都穿了三回,由于她在重症监护室,父母看不到,也不能照顾她,不知当时一个两岁不到的婴儿要忍受多少的痛苦,才终于从病魔手里死里逃生,而我们看到她时,她有气无力,面色苍白,双手都被自己咬烂,为了防止她乱动不好医治,她是被绑在病床上医治的。妹妹的疾病控制住了,但是因疾病而留下的后遗症却不容小觑,后期康复是个漫长的过程,每每看着女儿针灸被扎得,哭的一塌糊涂,甚至在针灸前苦苦地哀求,我的心里五味杂陈。可是地方政府某些官员,总觉得我们应该回地方看病,说可以省钱。疫苗残害的孩子不是他们的,他们那里知道我们的孩子要忍受多少痛苦,哪里知道我们做父母的多想给孩子最好的治疗,把疫苗给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程度。他们只知道维稳,只知道保自己的乌纱帽,问题久拖不决,却把为孩子维权的母亲抓起来,至今三个月了,孩子见不到母亲,不知他们的人性和良心被狗吃掉吗?

  (经过近一年的康复,孩子脊髓炎后遗症有些许转好) 与那些卑劣的行径相反,在女儿生病救治以来,我们得到了亲属同学,无数网络好友的关心和支持,他们的点滴捐助不仅救了小女的命,在命运无情的打击,在人生黑暗、困厄面前,也让我们感到无限温暖,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光芒。感谢不知名的网友,感谢不知名的外卖小哥,感谢不知名的中学生、乡亲······感谢那些无私奉献的,慷慨捐助的义人,让我感受到生命的伟大,活着的意义。 我们的孩子,只是疫苗受害儿童中的一个,有的受害儿童比我们家宝宝还悲惨,家长为孩子倾家荡产,四处奔走求医,维权多年无法为孩子讨回公道,甚至身陷囹圄,这些父母令人敬佩,其实更应该关注他们,六一儿童节到了,由于接种疫苗致害,有一些孩子无法快乐地度过他们的童年,让我继续,一起关注疫苗受害儿童的现状;关注儿童的健康,科普疫苗致害知识;关注因为疫苗受害儿童维权被打压的父母,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   2019年5月30日星期四於北京


有关相片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