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rmet Hunter

人权组织呼吁中国释放劳工权利活动人士危志立

在中国加紧打压劳工权利活动人士之际,劳工权利网络平台《新生代》的编辑危志立在将近5个月前被从广州的家中带走之后上个星期五被正式逮捕,罪名是“寻衅滋事”。

警方发布了一个据称是危志立的声明,声言解聘他的家人选择的律师。他的家人表示,这“显然是违反他自己的意愿”。

危志立的一个家人上个周末以不透露姓名为条件对美国之音表示,“我们担心警方可能对他实行了酷刑,并威胁他,因此他才决定解聘那位律师。”

律师代理权被剥夺?

危的家人表示,他们感到“悲伤和无助”,担心危志立被剥夺了寻求法律代理的基本权利,担心政府任命的律师不会为他的利益着想。

危志立的妻子郑楚然是中国著名的女权主义者。她被禁止与外国媒体谈丈夫的案情。三个月前,她开始长跑,希望跑1000公里,并希望在长跑目标达成之后丈夫能够获释。

他的家人选择的律师说,假如被判罪名成立,危志立可能被判处高达10年的刑期。那位律师要求会见他的当事人,但两次被当地警方拒绝。 

人权组织表示,危的两个同事,即杨郑君和柯成兵也分别在今年1月和3月在深圳被警方抓捕。人权组织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这三名致力于劳工权利的记者。

被称作“新生代三人”的他们用新闻网站发布染上尘肺病的湖南劳工的案件,并给那些劳工提供捍卫其劳工权益和申诉的咨询。

要求释放“新生代三人”

记者权益组织记者无国界秘书长克里斯托弗·德罗瓦上个星期发表新闻稿说:“这些记者揭露有关方面践踏劳工权利造成生命危险的情况,他们为公众利益服务,本来就不应当被逮捕。”

他表示,中国宪法“明文规定保障新闻自由和劳动条件安全。”

记者无国界估计“中国至少有114位记者目前在生命安全受威胁的条件下被羁押。”

记者无国界发表2019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国在180个国家中新闻自由水平名列第177,只是比新闻自由环境最恶劣的厄立特里亚、朝鲜和土库曼斯坦好一些。

中国当局的全面的镇压

一些网上活动人士在社交媒体脸书上设立了一个网页叫全球支持中国失踪左翼活动家。该活动人士的组织指出,自从去年佳士科技公司罢工事件以来,有130多位劳工权力人士在中国被拘禁或失踪。还有50多人下落不明或被羁押。

佳士科技公司事件是延续了一个月之久的因劳工权利而起的冲突事件。当时来自深圳佳士科技公司的一些工人不满他们所说的低工资和恶劣劳动条件进行抗议并试图组成工会。

他们的呼吁得到来自20多个大学的学生和教授支持。脸书上的全球支持中国失踪左翼活动家的组织说,有60多名工人及其支持被拘禁。

中国政府的新华社在今年8月把佳士科技公司抗议事件归咎于劳工组织和外国势力,说深圳的一个劳工中心跟香港的劳工权利组织“劳动力”合伙煽动抗议。但新华社没有提及工人是因为劳工权利被践踏以及警方的暴力而进行抗议。

自那时以来,该组织注意到,中国当局逮捕的目标已经扩展到工人组织者、左翼学生、劳工组织工作人员甚至社会工作者。

分析家们指出,拘捕工人及其支持者,外加国营媒体对他们进行诋毁,这一切显示中国当局为镇压劳工纷争而无所不用其极。 

中国劳工观察的创始人和执行主任李强说,中国当局对劳工活动人士的镇压已经变得如此普遍,以至于现在很难说什么活动会被当局看作跨越红线。 

从事劳工权利活动变得更危险

李强接着说,如今在中国共产党控制之外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招致打压。

目前在纽约的李强说:“有意识形态的、受过教育的这些学生或是知识分子,如果说,他们介入到工人运动里面去的话,那这两者一结合的话,对中国共产党来讲的话,可能是非常致命的,因为它就最担心工人群体的组织化。”

李强说,在政府的镇压的打压之下,中国的劳工权利活动家们假如继续他们的活动便面临一种更加不明晰和危险的前景。


有关相片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