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rmet Hunter

禁不了?两名陆男划船、游泳“自由行”偷渡台湾

中国大陆8月1日起暂停核发陆客赴台自由行的许可,外传9月起也将限制陆客观光团赴台的配额,另外还一度传出连小三通到台澎金门的航点也喊停。就在大陆将与台湾交流的门一道一道封锁之际,最近一周,却接连发生两名大陆人以自己的方式偷渡金门“自由行”的事件。

岸巡:“这边很容易就越界也,这是你的衣物吗?这是衣物,你的护照在这里。”

7月31日清晨,雷达发现一名男子划船驶向金门。待他跳上岸,埋伏的岸巡人员上前盘查,确定是非法偷渡,身份是34岁广西陆姓人士。

广西男子称:为追求台湾自由民主驾艇到金门创业

海巡署金马澎分署第九岸巡队队长吴建冠上校7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他(陆男)初步表示,他是为了追求我们中华民国的自由民主,希望到我们这边。他几乎都把他所有的东西全部带来,我们也发现有油桶、他个人的衣物跟证件,还有将近1千元人民币左右。他就表示他想要离开大陆地区,在我们金门地区居住,他说他要创业。”

 

 

34岁广西陆姓人士趁夜驾驶橡胶游艇偷渡金门,经雷达通报、岸巡埋伏,一上岸就被逮。(金马澎分署第九岸巡队提供)

陆男偷渡5天后,8月6日,同样在金门发生另一起非法偷渡案,是27岁常姓山东青年,夹带三个橡胶圈和浮球,自厦门游泳到金门,也是一上岸就被查获。

岸巡:“你从那里游过来的?”

常男:“厦门”

岸巡:“就3个游泳圈和1颗浮球就这样游过来?”

常男:“对对对”

山东男子自称遭监控迫害 “出国”受阻改游泳

岸巡队队长吴建冠上校说:“他(常男)个人表示是在大陆地区被监控,他一直很想出国,结果每次申请都被驳回。所以他就从山东坐火车到达厦门地区,买了游泳圈,在海上游的时候又找到一颗保丽龙浮球,用这四个东西就徒手游泳,经过7个小时,游到小金门的岸际。”

 

 

广西陆姓男子称从福建泉州趁夜驾驶这艘塑胶艇花了5小时,抵达金门偷渡上岸。(金马澎分署第九岸巡队提供)

 

吴建冠说,常姓大陆青年自称他在中国大陆被迫害,一直向往到台湾旅游,大陆都不准他出境。他的山东腔口音很重,队员花了很长时间才厘清他表述的内容。

至于如何夹带3个游泳圈外加一个浮球游泳7小时?吴建冠说:“我们当时发现的时候也非常惊讶,看到他的时候,一个游泳圈套在身上,另外两个游泳圈用绳子绑起来,应该是为了增加他的浮力,一只手抓着游泳圈,一只手游。”

台湾岸巡人员称前所未见的是,常男身上带了半斤左右晒干的红辣椒,和一包吃了一半的方便面,他说,这是他最喜欢的食物,而且辣椒可御寒充饥和上岸配饭用。另外还带了衣服、吃饭的钢盆,和两双鞋子等简单家当,因为全部装在饲料袋都浸湿了。岸巡人员研判,常男应该是想长期居住在台湾。

吴建冠说,这两名大陆男子在第一时间没有提出“政治庇护”,不过他们的诉求,都记载在笔录中,两案都已依入出国及移民法、国安法,移交地检署侦办。根据台湾入出国及移民法,未经同意擅自入境,可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并科9万元罚金。按一般流程,经法院判刑、服刑后,将遣返回中国大陆。

 

 

广西陆姓男子称从福建泉州趁夜驾驶这艘塑胶艇花了5小时,抵达金门偷渡上岸。(金马澎分署第九岸巡队提供)

 

3年多前,同样在半夜开塑胶艇偷渡到金门的江西异议青年温起锋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回忆,当时他认为在大陆被迫害也是死路一条,不如出逃看看,他也是买了船和救生设备在海上自学驾船,一路跟上帝祷告别撞山、别翻船。

开船偷渡“过来人”温起锋:大陆卡愈紧自伤更深

温起锋说:“游泳的橡胶圈万一有鲨鱼,真的鱼一咬过去怎么办?真的有鲨鱼,你不要小看!曾经九零年代有人游泳,就说有碰到鲨鱼!就是厦门到金门这个海域,有鲨鱼,好像也是投奔台湾自由。”

温起锋说,这两名大陆偷渡客是否如他们自称要追求台湾自由民主或在大陆被迫害,无从得知,不过最近大陆关掉自由行,团客也传出会限缩,大陆民众的证件、护照卡得很紧,教会也抄得很凶,连信仰自由也没有,就像回到文革时代。今天又传出大陆电影不能参展台湾金马奖等诸多禁令已引起很多大陆人反弹。

 

 

山东常姓男子被岸巡查获时表明在大陆被迫害,一直想“出国”,大陆不让他出境。(金马澎分署第九岸巡队提供)

 

温起锋认为陆方片面限缩两岸交流各种渠道,大陆受害会比台湾多:“肯定是中共受伤会比较大,因为大陆人整个都被关起来,只会让中国大陆人民更加反感中共这个政权,中共更难得到大陆人民的民心。他整天控制人民,把人民当成机器人一样,让大陆人反感,以致大陆人个个都想离开中国大陆。”

异议人士:极权暴政锁国挡不了人向往自由的决心

和温起锋一样寻求台湾政治庇护,已滞台4年多也未取得身分的湖南异议人士龚与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说:“中国已经把跟台湾交流的门,自己把它轰然关闭,但是他阻拦不了中国人向往自由的决心。”

不过龚与剑提到,很多大陆人不了解台湾没有难民法,冒着生命危险踏上台湾的土地,虽然能呼吸到自由的空气,却面临长期没有身分、没有健保,无法工作,甚至没饭吃、睡街边等生存的现实问题。

 

 

山东常姓男子带两包辣椒,说在海里御寒和上岸配饭用。(金马澎分署第九岸巡队提供)

龚与剑说:“现在进台湾真的不是像两蒋时代那种反共啊、复国啊那种氛围,基本上不是一来到台湾你就会被当作反共义士,台湾就会收留你,而且还有五千两黄金。这些都是以前的故事,现在基本上不可能。”

龚与剑指出,这么多大陆人对台湾的认知存在这么大的误区,很大的板子要打在国民党的头上。

龚与剑说:“国民党在台湾实行戒严,一直到1980、1990年代初,都还有那种宣传的广播,对于中国大陆喋喋不休地广播,广播的内容就是要你投奔自由啊、要你反共啊,当时我在大陆就听得很清楚。虽然被干扰还可以听得清,而且说台湾是什么复兴基地。”

至于最近20年,台湾已历经三次政党轮替,民进党陈水扁和蔡英文总统执政加起来11年多,而中国看似经济起飞,为何大陆人民仍对台湾心生向往?

龚与剑说,大陆网路封锁很紧,如果不会翻墙,很难看到“没有加工”的台湾新闻,加上台湾媒体对大陆偷渡到台湾的案情关注很少,顶多一天的新闻,就没再追踪这些人后来被抓、判刑、遣返及遣返回大陆的遭遇,或滞留台湾寻求庇护者下场如何?才会误以为逃到台湾就能过上衣食无忧的自由民主生活。

 

 

山东常姓男子被查获的“家当”(金马澎分署第九岸巡队提供)

 

金门岸巡:每年金厦泳渡活动结束是偷渡高峰期

金马澎分署第九岸巡队队长吴建冠说,每年偷渡到金门的大概会有三到五件,有些是遭受迫害,有些是要到金门看一看。通常这类偷渡的高峰期都发生在七月、八月金厦泳渡的活动办完之后,可能是因为这个活动的宣传,让大陆民众认为可以用游泳的方式就可以到达金门,所以每次活动办完后,海巡、岸巡人员都会调整勤务,加强监测海面上的状况。

金门、厦门泳渡,是金门县政府主办,鼓励两岸人民参加,进行正常休闲的游泳活动。

 


有关相片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