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rmet Hunter

四川谭淑梅夫妇遭截访殴打

在新疆农四师71团焦化厂工作和生活二十多年的谭淑梅、邱贤仕夫妇,因工伤导致残疾被单位克扣各种待遇而上访维权。期间屡次遭到新疆和四川维稳人员的联合打压迫害,多次被软禁、传唤、抢夺财物、殴打、暴力截访等,户籍也被强行迁回四川原地,夫妇二人至今被非法拘禁在家中长达2年之久。

 

据谭淑梅讲述:1991年我夫妇二人招工来到新疆农四师71团焦化厂,我们一家人的户口便由四川迁往了新疆,1992年四川当地就将我全家五人的土地没收。此后我们一家在新疆居住了28年,工作期间因矿长违章指挥,导致我工伤三级残疾长达24年。2013年我因工伤旧病复发,被新疆农四师信访局长欧阳英设圈套,叫到四川华西医院治疗,但却不为我支付治疗费用,后又趁家中无人将我的中西药店和住房全部烧毁。看病回家后因无家可归,向单位寻求帮助反被厂书记毒打住院,报警后警方包庇凶手制造冤案。我夫妻二人逐级向新疆各部门求助,惨遭信访局长打击报复,之后把我丈夫邱贤仕的退休金和低保金也停发了。

无奈之下我夫妇二人只好进京维权,被新疆维稳人员雇人抢走我俩的身份证,并发短信给我们说新疆户口已被注销。之后我们又多次向国家信访局反映冤情无果,户口反而被强行迁回了四川原地。

 

2016年10月24日,四川当地维稳官员雇佣黑社会人员,将我夫妇骗于北京市马家楼外暴打抢劫后,强行押回四川营山县软禁看守,途中还暴力限制不准我俩吃饭、喝水和解便,更不准哭喊,扬言:再哭喊就打死活埋!黑社会人员扬言:这是马家楼国家信访局叫我们干的!押送的黑车到达四川营山县罗马假日宾馆后,警察将我夫妇俩人拖下车却将无牌黑车放走,被打伤也不给救治,导致我现在落下了脑震荡的后遗症,我的丈夫邱贤仕则被打成内伤当场吐血,我二人被抢走损坏的财物至今不赔不还,还被软禁关押了16天。

 

2017年6月10日晚,又被四川当地维稳官员雇佣黑社会人员夜闯民宅,将我夫妇裸体绑架强押四川营山铁笼软禁看守,至今长达两年之久,室内财物被抢,五千元现金至今也无下落。同时还把我控告——北京市东城分局无故将我刑拘27天一案的证据和材料毀灭,使我无法向北京市二中院提供书面证据,从而导致法院枉法判决,故意剥夺我的合法诉讼权,现诉讼期因被耽误而失效。

为维护我们自身的合法权益,遂要求四川当地维稳部门归还财物。2017年9月22日,四川当地维稳人员动用数名警察和便衣冲入铁笼,暴力搜查抢劫我夫妇二人的手机及控告材料、证据和病历,被传唤审讯、打骂侮辱后还夺走了我的拐杖,使我爬着上厕所长达两个月之久。

 

当地政府在对待我夫妇的合法诉求上以权压法,阳奉阴违,要求面见领导讨说法也多次被欺骗。2018年6月19日终于见到政法委书记,他却以“在这里是无法可讲,只能说钱!要依法就继续反省”而告终。由于我坚持依《宪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在2018年8月8日强行要我同意,被新疆兵团停发克扣的不法待遇,也不依法纳入社会统筹,有意剥夺我夫妇依法享受社会保险的权益。同时还在亲友中侮辱我夫妇不讲理而挑拨亲友关系,破坏亲情团结。

 

2018年8月14日,我夫妇二人要求依据《信访条例》之规定依法出示书面回复而不理,迫使去向营山县委书记反映,后被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长吕奇带着数名黑保安连打带拖,塞进警车强行带回铁笼关押,并非法抢走电脑,不出示任何证件。为掩盖他们的违法行为,当天下午又派数名便衣非法暴力抢走我们的手机,次日中午又派便衣把我们的住所翻了个底朝天,抢走控告新疆兵团的材料、证据、医书及收藏的老人民币,被抢财物现已半年多时间,既不归还,也不给任何说法。后我夫妇二人多次前往讨要,于同年12月3日答复:不知道。现在新疆维稳人员把所有责任推向双流镇,我夫妇二人的物质生活得不到任何保障,想去看病却身无分文。

 

2019年6月1日我夫妇在京伸冤,又被四川省营山县维稳官员雇佣黑社会分子,夜闯民宅被裸体绑架強押回四川营山县,之后被非法拘禁在营山县南城花苑4幢铁笼子内。

 

我夫妇二人被软禁看守长达两年之久,多次向营山县信访局请求确定我夫妇违了什么法?犯了什么罪?是拘留,还是劳改?是判刑,还是劳教?他们却以“我答不起就不答”而敷衍搪塞。

 

我们多次看到县政府门前无数百姓喊冤惨遭警察抓捕、暴打,惨无人道令人发指!县信访局在权利的专制下,只许皇帝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百姓到信访局向领导反映问题,还要交出手机才准进去接谈,这究竟是那条法律规定的?中国还是法治国家吗?

 

敬请党中央国务院各级部门,依法关注新疆兵团终残矿工夫妇的悲惨遭遇,依法彻查为非作歹、欺行霸市的黑恶势力和保护伞!依法维护一个公民的合法权!还我们财物!还我们人权和自由!

 

谭淑梅、邱贤仕电话:17361424856


有关相片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