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rmet Hunter

天安门母亲成员到万安公墓拜祭

多名六四死难者家属,包括天安门母亲骨干成员,周二(4日)早上在当局安排下,到北京万安公墓拜祭。他们把中国大陆现今贪腐猖獗归咎于学运遭到镇压。时隔30年,家属是否仍然相信六四有平反的一天呢?

万安公墓周二早上有公安及便衣人员看守,公众进入墓园要先登记。多名六四死难者家属则在当局安排下入内拜祭。

难属代表黄金平在墓前读出悼词。

黄金平:“每年的今天我们都聚集在这里,祭奠在‘六四’惨案中遇难的亲人:袁力、段昌隆、郝致京、杨明湖、杨燕声、王卫平、郭春珉、王楠,也借此向所有的遇难者致以诚挚的哀悼!”

 

2019年6月4日,天安门母亲在公安监督下到北京万安公墓拜祭。(视频截图/RFA)

2019年6月4日,天安门母亲在公安监督下到北京万安公墓拜祭。(视频截图/RFA)

 

家属在悼词中回忆,30年前贪污腐败在中国大陆刚刚萌芽之际,学生和群众提出“反贪污、反官倒”,认为当年的镇压行动鼓励了贪污、腐败的行为,造成三十年来贪污、腐败泛滥成灾。“不忘初心“的标语口号现在随处可见。现政权一再提出要“依法治国”。如果“六四“的刑事杀人罪不能“依法”解决,还有谁相信“依法治国”这个口号呢?家属强调历史不会永远被谎言掩盖,被篡改的历史早晚会真相大白。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张先玲的儿子王楠,在“六四事件”遇害身亡,当时只有19岁。

张先玲说:“当初他们无非就是要反贪污、反腐败;现在你们不是也在反贪污、反腐败吗?为什么你那个时候要动用野战军,杀害这些和平示威的学生和群众呢?三十年来,政府假装装聋作哑,假装要掩盖这种事情,想方设法地掩盖这种事情。历史的真相是掩盖不住的。王楠,还有所有六四遇难的同胞们,你们安息吧,我们就算剩下一个人,我们也会抗争到底。”

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向本台记者表示,三十年过去,她和其他难属的心情仍难以平复。

 

2019年6月4日,天安门母亲在公安监督下到北京万安公墓拜祭。(视频截图/RFA)

2019年6月4日,天安门母亲在公安监督下到北京万安公墓拜祭。(视频截图/RFA)

 

尤维洁:“当年的惨案就好像昨天发生一样。虽然过了三十年,感情上还是定格在89年那一天。每个人在讲述六四惨案那一天,他们看到自己的亲人被打死,或者寻找亲人的过程,他们都说的非常详细,丝毫没有忘掉每个细节。这个伤痛永远留在每个家庭,每个人的心里,永远没法抚平。”

难属: 当年如果没有镇压 中国可能更文明开放

她认为,六四不仅使不少人失去至亲,也对中国社会造成深远影响。

 

2019年6月4日,天安门母亲成员在北京万安公墓拜祭。(天安门母亲提供)

2019年6月4日,天安门母亲成员在北京万安公墓拜祭。(天安门母亲提供) Photo: RFA

 

尤维洁:“如果当年的政府不是动用军队,利用极端手段把学生运动镇压下去,那么中国的腐败现象不会像现在这么普遍。如果当年的政府能听取国民的良性批评,中国社会将比目前更文明,更开放。”

天安门母亲曾多次向政府提出对话要求,但一直没有回应。尤维洁说,政府的态度使她感到心寒。

 

2019年6月4日,天安门母亲在公安监督下到北京万安公墓拜祭。(视频截图/RFA)

2019年6月4日,天安门母亲在公安监督下到北京万安公墓拜祭。(视频截图/RFA)

 

尤维洁:“但是我还有期望。我觉得历史是在前进的,历史也是在进步的。我更想的是,能让我们群体的父亲母亲们,在他们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件惨案能大白于天下,他们孩子的沉冤被昭雪。希望能看到政府就当年的罪行对我们道歉。”

天安门母亲曾一度有接近200名成员,随着部分人离世,目前只剩下120人左右。


有关相片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