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urmet Hunter

卢廷阁律师楼下被安装“专属”摄像头

近日河北律师卢廷阁家楼下,被监控部门给他安装了专属摄像头。
 
  据卢廷阁律师介绍,他家住石家庄市新华区赵佗路18号安康花园8-2-102,小区里共有8栋楼。在4月5日清明节那天,有人加班在他家单元门正对面草坪里水泥施工,询问得知:要安摄像头,且每栋楼每个单元都会安装。之后几天便没有动静。8日晚上他回家,突然发现单元门对面亮着红光的高清摄像头,正对着我们单元门,只此一个。
 
 次日上午,卢律师到其他楼之间查看了一圈儿,没有发现其他楼栋安装了正对着单元门的摄像头。至此证实:由于“你懂的”原因,卢廷阁律师荣获专属摄像头一枚!即“一星级荣耀”。其实,卢律师觉得自己还不配享有这么高的“荣耀”,即使是一星。可见,自己还需要继续努力啊!
 
 据悉,中国政府为了监控异见人士,往往以维护社会治安的名义,在这些异见人士的居住地安装精密的监控摄像头,以监视他们的出行及往来访客的情况,政府维稳部门一旦发现异见人士家有其他所谓的敏感人士来访,就会派出警力或维稳人员予以骚扰、拦阻、甚至殴打。
 
 例如;湖北省武汉市民主党人秦永敏家楼下所有进出口都被安装了高清摄像头,用以监视秦永敏的出行以及来访客人情况。2013年2月底,新疆维权人士赵海通探访秦永敏之时,就被监控探头探得,在赵海通离开秦家时,被武汉青山区国保赶来殴打。秦永敏曾反映说:“赵海通先生出乎意料的在下午两点钟来到我家,下午六点钟离开,他走后一直没有音信,我一直非常焦急,晚上九点钟他突然在QQ上发来消息说,差点被打死,我非常震惊,他说现在一家网吧里,因为他的手机也被毁了,没有办法联系,然后详述了被打的情况”。
 
秦永敏说,赵海通刚离开他家不久,就被监控的国保警察邓刚等人殴打,赵海通介绍,警察说:“马上把他铐起来,暴打他,他说我到武汉来看望秦老师并没有违法行为,而警察却说秦是反共分子,谁要看他谁就要遭殃,他说,也没有法律规定,那人就对他施加暴力,铐上手铐后打倒在地,踢来踢去,附近人都看见了。最后把他带到保安执勤的棚子里,又打了一顿,打到他晕厥过去,因为他的哮喘病一发,就完全不能动弹,处于半昏死状态”。
 
武汉警方通过摄像头监视秦永敏并阻止友人来访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多起,13年2月8日,湖北省宜昌市异议人士来到秦永敏给他拜年,不久多名警方监控人员便来到秦家将石玉林非法带回宜昌市并拘禁于宾馆数日。在此之前,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也因此被殴打。
 
 例如:湖北省宜昌市异议人士石玉林,在2012年5月底被武汉警方非法送回宜昌市后,就被宜昌市警方非法禁止离开宜昌市,并且还在他家的楼下的所有出口处都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对此,石玉林曾经质疑过警方的这一举动,但是警方却说不是专门针对石玉林的,石玉林也知道没有证据是专门针对他的,所以也不好说什么,但是,在之后的每年“六四学运”敏感期,石玉林都会被警方带去派出所非法稳控,在派出所期间,石玉林一再查看挂在墙壁上的监控画面,他家楼下的多个摄像头几乎就没有摄录其他地方,长期就是对着他家楼道摄录的。
 
卢廷阁律师还介绍,他是因为长期代理所谓的敏感案件才被警方列为“监视”对象的,尤其是在代理了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辩护案件之后。
 
2017年11月17日上午9点,中共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法院对崔德莉、花晚霞、张惠琼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三位辩护律师卢廷阁、熊冬梅、黎雄兵进入法庭,法官邱云要求律师将电脑、公文包等交给法警。三位律师表示,开庭文件、案卷均存放在电脑中,无法履行辩护职责,不同意将电脑交给法警。法官邱云随后宣布取消开庭。律师表示,法官邱云的言行违法,要予以控告。法警随即推搡律师。卢廷阁律师准备拍摄法警行为,被法警拖入办公室殴打。至当日中午12点30分,卢律师被送医查伤


有关相片


更多内容